365比分网★365体育平台【官方】

黄国昌无预警向选民送围脖示好 被疑官位不保贿选

  黄国昌无预警向选民派送围脖示好 官位不保开始慌了?

  中国台湾网11月16日讯 岛内由“北北基安定力量联盟”所发起的“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罢免案,开展的如火如荼,将于12月16日最终投票。或许是罢免声浪真的太高,老神在在的黄国昌竟然开始慌了,近日传出他在选区送长者“纪念品”,被疑贿选。

  先来了解一下黄国昌所在选区民众一心想罢免他的缘由。

台湾民众发起罢免黄国昌行动。(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黄国昌现任“时代力量”“立委”、执行党主席,曾在2014年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中“一战成名”,随后踏入政坛。据台媒报道,从政后的黄国昌成了议场“作秀王”,不但疏于选区服务,态度也很傲慢,引起民众反感。黄国昌所在选区新北市汐止区的“安定力量联盟”去年12月24日发起罢免行动,一路势如破竹。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在罢免活动第二阶段联署中,“安定力量联盟”共递交2万6745份有效联署书。台湾“中选会”10月31日召开“委员会”,宣告成立罢免投票案,将于12月16日当天投开票。

黄国昌

  图为民众上街游行,沿途高喊罢免黄国昌口号,表达立场。(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联盟”表示,要从汐止区公所出发,由300名志工骑着自行车深入邻里宣传罢免黄国昌,挨家挨户按铃寻求支持,也会拿着广告牌驻点宣传,让民众知道“罢昌”讯息,参加“罢昌”行动。

  眼看着投票日期愈来愈近、反对者动员的力度越来越大,不知黄国昌是否急了,在此敏感时刻,竟毫无预料地现身选区活动,现场派送“围脖”。

黄国昌

  黄国昌赠送选区长者的围脖,上面印有清楚的名字。(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据台湾《周刊王》报道,黄国昌在未受邀请下,10月29日中午跑去参加汐止区山光里办公室在福安宫进行的每月一次老人共餐活动,并赠长者“纪念品”,引起非议。据爆料者指出,当天近百位长者进餐时,黄国昌突现身,带来数十条不同颜色脖围,请里长分送,并逐一与长辈们握手致意才离去。有在场民众直觉有异,拍照通报。

  “联盟”祕书长游信义说,黄国昌当天致词时虽未提及罢免案,但在场人士认为黄应有感受到罢免压力,才会到场示好。他指出,台当局“法务部”在2001年曾订出标准,要求岛内各项选举候选人赠送选民文宣品、小礼物的价格需低于30元(新台币,下同)。

  “知法犯法!”据《中国时报》报道,“联盟”指出,黄国昌明知正值罢免案敏感关键期,未受邀请就自行前往活动,还赠送礼物示好,学法律出身的黄国昌,难道不知道有行贿嫌疑吗?还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两套标准“自己可以,别人却不行!”

  新北市选委会副总干事黄尧章则表示,罢免投票同样受“选罢法”规范,不得有送礼影响投票等贿选行为,不过是否构成贿选,仍须检方认定。

黄国昌此前曾在“立法院”飙骂。(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面对媒体报道,黄国昌转眼变“怒神”。据《联合报》报道,黄国昌15日呛声,“我黄国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敢说我贿选。”他在脸谱网(Facebook)发文宣称,过去两年他和汐止的慈善团体合作,送老人家一个小“围脖”,希望在冬天带给他们一点温暖。去年做了500个,一个成本15元,“比一盘炒米粉还便宜。”今年也是一样,受里长之邀参加老人家共餐,带了50个给老人家,“这样可以抹黑我在贿选?你们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看到这里,台湾网友不干了,在留言中痛批:

  而面对黄国昌回应,据《中国时报》报道,多位县市议员认为,黄当选后从来不做选民服务,更不要说送小礼物,这时间点突然送,让人觉得怪怪的。而且只送特定地区,若真正要关怀长者,应该要全面性发放,一次做足。可见黄被逼急,担心被罢免,也验证黄国昌“说一套、做一套”人格特质,呼吁检调单位尽速介入调查。

  蓝营议员指出,当初黄国昌竞选“立委”时,顶着“太阳花学运”光环,加上民进党支持,竞选期间根本没有发放什么宣传小礼品,只看过送扇子,如今罢免声浪越来越强烈,才想到要送礼物跟民众搏感情。

黄国昌

黄国昌赠送的围脖。(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说一套、做一套!”不愿具名人士表示,黄国昌本来就表里不一,很会演戏、作秀,其人格县市上都很清楚,台面上总是强调不害怕被罢免,呼吁支持者用选票再赢一次,私底下其实也怕罢免成功。

  《中国时报》今日发表题为《罢免黄国昌 让政客知道害怕》的社论指出,这次发动罢免黄国昌,既无关乎个人恩怨,甚至用蓝绿对抗都无法充分说明。他在竞选期间所推出的政见,自进入“立法院”后,大半被抛诸脑后,都未再加以闻问。事实上,他是连里长的政绩都一并在收割。

  截至目前为止,面对近3万基层民众的联署,黄国昌除了公开抹黑其为“守旧势力跟权贵结构”之外,连最起码一点点反省的话都不曾表白过,他若自问完全无愧于心,只要1个月后听任选民决定即可,何须要大费周章的动员志工扫街?何须要部署众多网军在各个社群平台开骂?又何须要运作一堆人士替他辩护缓颊?这些“反罢昌”的操作,不仅证明他自己心虚,更让“罢昌”的动员有了更大的正当性。

黄国昌

黄国昌。(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